關於我的作品,我認為毋須賦予任何解釋,當觀賞我的作品時,應清楚了解我所要表達的…..只是一個簡單的概念。 ~常玉~

文字整理/天來文化藝術基金會副執行長 趙麗頤

常玉 Sanyu

中國畫家,他的一幅油畫《五裸女》,2011在香港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以約1.28億港元成交,打破華人畫家油畫拍賣紀錄,成為出自華人畫家之手中最昂貴的一幅的油畫,也帶領華人油畫踏入億元市場。五裸女 1950年代,油畫 纖維板,120×175公分

1966年8月12日凌晨,這位億萬畫家被發現在巴黎的蒙帕納斯工作室因煤氣外洩意外去世,胸口橫放著一本書。他留下的最後一件作品 [ 奔跑的小象 ]。

1966年年夏天,常玉繪製最後一幅油畫“奔跑的小象”,和好友達昂通了電話:

常玉:孤獨……我開始畫一張畫。

達昂:是什麼樣的畫?

常玉:您將會看到!

達昂:那要等到幾時?

常玉:再過幾天之後……我先畫,然後再簡化它……再簡化它……

“那是只小象,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中奔馳⋯⋯那就是我。”

孤獨的象”1966年

本名常有書的常玉1901年出生於中國清朝四川順慶的一個富裕家庭,1910年即與趙熙習畫,1917年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就讀,1919年赴日時在東京展出其書法作品,在五四運動掀起的熱潮下1920年轉赴法國留學,與徐悲鴻林風眠潘玉良邵洵美等 成為中國最早期的留法學生之一。當時常玉哥哥在中國創辦了第一家牙刷廠,足以承擔他所有的開支,有人猜測也許是因為從小生活無虞,不用考慮過多的世俗之事,以致於常玉的畫風恬靜優美,保留了人性最大程度的天真。

三十四十歲時的常玉,經歷兄長去世,常玉的生活漸漸陷入困境,當時他畫作內花卉花多大多零散的插在花瓶中,看起來孤單無力,優美中隱隱呈現悲情。

五十六十歲之後常玉鍾愛漆黑,花卉、動物、女體,線條肯定、明確,對顏料的掌握也更加純熟。

常玉的作品風格受到他幼年學習書法和中國傳統水墨的影響,從他畫作的線條中,可追索出屬於書法運筆的流暢性,帶著以「書法入畫」的獨特意趣,重複利用中國最傳統的書寫工具—-毛筆,一筆一筆畫出他眼中的現代裸女。 常玉畫作中的東方元素並非中國文人畫的出世與傲氣,而是充滿傳統中國工藝繽紛的裝飾元素。 他在畫作中大量使用代表招財進寶的金錢紋、壽字紋及盤長紋樣,並以黃色配金色烘托出熱鬧的節慶意象。 靜物畫的題材選擇上,常玉也常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象徵「高風亮節」、「節節高升」的竹子,或脫俗的「採菊東籬下」的菊,無論在用色、構圖及題材方面,皆可看到畫家深受中國傳統藝術的影響。 其他如動物等主題,也以充滿現代性的繪畫技法表現滿溢著濃濃鄉愁的「北京馬戲」。 這種兼融東西美學的表現手法,形成了常玉個人特有的藝術魅力。

1964年,常玉接受中華民國教育部邀請在台灣舉辦個展,根據時任中央日報駐歐特派記者的龔選舞回憶錄,為了準備展覽,常玉先將40幅畫作送到台灣,因為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無法進入中國,所以常玉申請、也拿到了國民政府所發的中華民國護照,並有畫展後定居台灣的念頭。 常玉準備動身前,突然動念赴埃及一遊,但當時駐巴黎的埃及領事不肯在中華民國護照上蓋上簽證,常玉誤以為中華民國護照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可以互換,即把中華民國護照留在中共領事館「抵押」換領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看完金字塔,發現「換」不回那本中華民國護照。 後來常玉健康狀況不佳,966年因瓦斯中毒意外於巴黎辭世,終身未踏上台灣的土地。 這批來到台灣的畫作,1968年也由教育部撥交給台北歷史博物館典藏,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曾分別於1978、1984、1990年共舉辦三次他的回顧展,2001年展出常玉百歲紀念大展,2017年展出 相思巴黎 – 館藏常玉展。其中〈菊〉與〈四女裸像〉兩幅作品因其藝術價值而被列為中華民國重要古物

2017年6月23日,天來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您一起參觀相思巴黎 – 館藏常玉展。

 

天來藝文 天來藝文之旅 天來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您一起參觀相思巴黎 – 館藏常玉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