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來了 !  台灣黑熊捕捉繫放紀錄片 

臺灣黑熊

有一個很長的學名:Ursus thibetanus formosanus,牠有布農語名字:tumaz、賽夏語名字:somay、鄒語名字:cmoi、卡那卡那富語名字:cumai、太魯閣語名字:kumay,也可以稱牠為「月熊」(Moon Bear),因為牠的胸口有黃色或白色毛呈V字型、或是弦月的形狀。

牠是台灣唯一原產的熊類,牠有一張可愛的臉蛋,卻相當的強壯,牠的獨特性、好感度跟他的強壯讓牠時常出現在臺灣各大企業的LOGO中,象徵著一個企業的獨特、永續與親和。

但是實際上,台灣黑熊在全世界已經沒剩下幾隻了。

台灣由於先天土地狹小,不停的向山里取資源,早在1932年日本探險家堀川安市所著的《台灣哺乳動物圖說》中,因土地開發導致棲息地喪失,臺灣黑熊的數量在下降中。從1989年起,臺灣黑熊依臺灣《文化資產保存法》列入瀕危動物,在國際上這個物種列入《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附錄I,禁止國際間對這個物種任何產品與任何形式的交易,臺灣黑熊也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IUCN紅色名錄》宣告這個物種已經很容易絕種。2016年的今天,依據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官方網站的最新數據,現今僅存約200-600隻台灣黑熊。

臺灣黑熊的瀕臨絕種,顯現出長久以來包含土地開發、交易消費等等相關問題,目前的熊類保育更是一個複雜、且涉及多領域學科的挑戰。

黑熊媽媽

1996年,黃美秀小姐,一個國中老師,辭去了原本安逸的國中教職,隻身前往美國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攻讀博士,在指導教授大衛‧賈瑟里斯(Dr. David L. Garshelis)帶領之下,投入台灣黑熊研究。1988年至2000年,在玉山國家公園的大分地區,成功誘捕了15隻台灣黑熊,並且追蹤其中8隻,創下了第一位運用人造衛星紀錄器,並以直升機追蹤台灣黑熊的紀錄。2010年黃美秀成立了「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並且因為持續研究台灣黑熊的貢獻,也在同一年榮獲「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2009年主席獎」(The 2009 President’s Award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ear Research and Management),成為亞洲地區獲得此獎的第一人。美秀老師自2009年起,擔任「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理事(Inetrnational Bear Association, Council Member)迄今;自2006年成為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委員暨亞洲黑熊專家群組共同主席(Co-chair, Asiatic Black Bear Expert Team, IUCN/SSC BSG)至今。她就是夥伴口中稱呼的黑熊媽媽。

 

黑熊繫放過程

  1. 「捉熊」- 設計對黑熊而言適當且安全的捕捉季節、地區、陷阱放置位置。
  2. 「麻醉」- 在黑熊昏睡的其間紀錄其性別、重量,並於黑熊頸部掛上無線電發報器以及植入晶片以便日後追蹤其行動與健康狀況。 麻醉的過程中持續監測動物的體溫、呼吸、脈搏速率的變化,確保動物的安全,約一至二小時的處理後,麻醉的黑熊會逐漸甦醒就地離開現場。 

 是不是就這樣簡單?  成效如何?  黑熊就這樣就不會滅絕了嗎?

黑熊來了!

黃美秀博士與其專業團隊,這整個為臺灣黑熊保育努力的過程,從2008年開始,都被麥覺明導演的鏡頭給紀錄下來了。 2016年江朝瑞董事長偶然的知道了這個故事,促使天來基金會有這個機會贊助這部紀錄片,麥覺明導演為4座金鐘導演,預計2017年上半年對外發行 「黑熊來了Tumaz is coming」 紀錄片。